却听那叔宝笑道:“上将军放心,程知节守东面,我守西面,只放开东北两方向,他敢向东北两方纵兵,就有进袭铜川,危及皇上的‘意图’,到时,他就是浑身是嘴,也说不清了。”
 
    上将军笑道:“最好如此。我不想杀他,如果此番能令父皇废了他的太子之位,幽禁为废太子,那是最好,否则整日里受他算计,一个大意,难免着了他的道儿。”
 
    叔宝道:“上将军仁慈。这天下,是上将军相助皇上,亲手打下来的。太子何德何能坐享其成,这江山,理应由上将军您来继承。”
 
    李鱼听到这里,心中暗想:“没错了,没错了,程知节就是程咬金。这上将军就是李世民,原来老李家在闹家务事。”
 
    却听李世民轻叹一声道:“其实这么说,有些委屈了太子。论才干本领,其实他并不弱于我,只不过,他是储君,征战沙场、领兵打仗这种事,本来就可能让储君去做,所以这战功,他想抢也抢不了。”
 
    秦叔宝道:“可是上将军……”
 
    李世民又道:“可你要知道,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。我领兵征战四方的时候,辎重粮草、兵器甲胄,这些事都是谁在做?都是太子!要调度这些事,何其不易,更何况那时天下纷乱,我父皇所拥不过太原之地,要筹措调度足够的粮草辎重,又不至于天怒人怨,何其不易?但这些事,于太子而言,却游刃有余,太子持政之才,由此可见一斑,其实我也是很佩服的。”
 
    李世民说到这里,沉默了片刻,轻轻叹道:“可惜,他有他的功,我有我的功,而皇位只有一个。他若登基,能不能放过我,我不知道。我李世民,绝不会把自己的性命,寄望于他可能的怜悯。须得先下手为强!”
 
    秦琼讷讷道:“是!末将……晓得了。”
 
    秦王忽地哈哈大笑,随即甲胄声响,想来是他拍了拍秦琼的肩膀:“你不要多想。我这么说,只是对你推心置腹,故而出公允持正之言。即便太子的才干远超于我,这皇位,我也是绝不相让的!”
 
    李世民忽然提高了声音,十分自信地道:“我相信,我会是一个好皇帝!我不负这天地,不负万千黎庶,不负我心中壮志,那就只好有负于太子哥哥了!”
 
    李鱼听得暗惊,万没想到,今天竟然能听到这样一个大八卦,足以让他掉脑袋的大八卦。
 
    其实,虽然历史早经李世民篡改,其实从一些珠丝马迹,还是能推测出真正的史实的。
 
    当年,东宫属臣朱焕和桥公山突然告发太子谋反,李渊身在铜川仁智宫,而都城在太子手中,李渊是非常紧张的,他派出两员大将对付杨文干,却久战无功,无奈之下,只好动用他的王牌:李世民的精锐之军。
 
    而李渊、李世民父子就此事曾有一段很精彩的对答,对答的内容表面上当然是父慈子孝,但细品其中味道,却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,最后李渊同意事成之后废了太子之位,由其继任太子,李世民才同意出兵。
 
    但是杨文干横死、李建成自缚赴仁智宫请罪后,他的太子之位并未失去,李渊将东宫的王圭、韦挺流放了,实际上是代太子受过。但与此同时,秦王李世民不但没有得到太子之位,还有一位重要的天策府属臣杜淹也被流放了。
 
    为什么?
 
    按照正史所载,天策府在此事件中完全无过,倒是功劳累累啊,平叛有功反遭流放,这是何道理?可是,天策府没有一个人反对,杜淹本人也不反对,秦王李世民,也是一句话都没说。
 
    这,又是为什么?
 
    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?
 
    这可不是大唐的风范,更不是天策府的风格。
 
    三年后,玄武门之变前夕,李渊下决心牺牲李世民,以稳定大唐江山的时候,听从李元吉的建议,开始削弱天策府势力,削程咬金爵位,结果是程咬金坚决抗旨。李渊又听从李元吉建议,将尉迟敬德逮捕下狱,结果李世民直趋御前,据理力争,到底是请来圣旨,把尉迟敬德又给放了。
 
    但这次明明立了平叛大功的前提下,天策府属臣遭贬黜,李世民一言未发。
 
    为什么?
 
    只能是因为,他理亏。
 
    从李鱼此刻所听到的情况来看,李建成利用职务之便,壮大自己亲信应该是真的,而此事却被李世民利用了,策反了那两个告黑状的东宫属臣。
 
    一般情况下,皇帝对于这种事只能是宁可信其有,不会信其无,是不可能耐着性子去查明真相再说的。
 
    那么,皇帝出兵剿拿杨文干,李建成会怎么想?
 
    他就自信在皇帝面前一定能辩白清楚?
 
    皇帝这么做,明明就是已经相信了他要谋反啊!
 
    如何辩解失败怎么败?
 
    所以,李建成虽无作乱之心,但已陷于嫌疑之地。尤其是当时李世民伴驾,就在李渊身边,他更不敢去。
 
    他不敢去,那就坐实了他的谋反嫌疑,他要自保,唯有造反。
 
    这样,假的也变成了真的,李世民若领兵前往镇压,乘乱将之诛杀,那是名正言顺,不仅不存在“手刃亲兄”的诟责,反而是“乱臣贼子,人人得而诛之”,他就成了大义灭亲的功臣。
 
    这一番策划,不可谓不巧妙。而直到目前为止,李建成也确实在按照李世民给他设计好的路一步步地走下去。
 
    而李世民又担心他以监国太子之便利,狗急跳墙的时候真个掌握了强大的力量,那就弄假成真了,所以亲自带了他的干将,假意去平杨文干之乱,实则是到了长安,暗中限制太子李建成的势力扩张,这也是杨文干久剿未灭的原因。
 
    李鱼大气也不敢喘,伏在豆田里静静地听着,身上汗水涔涔。
 
    李世民和秦琼商量已毕,马上启程离开了,秦琼送走秦王,便去号令部卒再做最后检视,不管死没死透,将那尸体要害尽皆再补一刀,以防万一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哪有可能还等在那儿找宙轮,稍一不慎,马上就得送了性命,无奈之下,李鱼立即趁着这个机会原地倒回,倒退着爬出十几丈远,这才转了个身,匍匐前进,沿着已经趟出的一趟仆倒的豆田迅速离开。
 
    李鱼远远离开豆田,这才猫着腰小跑而逃,待他赶回河边那几堆稻草堆旁,已然不见了那“武凌儿”的身影。
 
    李鱼一呆,诧异叫道:“武姑娘?凌儿姑娘?”
 
    小小几堆稻草,其余一揽无余,李鱼绕行几匝,依旧不见“武凌儿”身影,正讶异间,忽见河边鹅卵石中有一只绣花的鞋子。
 
    李鱼走过去,捡起鞋子看了看,那鞋子很新,难不成“武凌儿”过了河?
 
    李鱼正欲趟水过河,忽又心中一动,疑窦顿起。他扔下鞋子,慢慢走回稻草堆旁,仔细看了看,微微地眯起了眼睛。
 
    这时候,远远的豆田那边的战场清扫已接近尾声,一个士卒走到一边,正欲解袍方便一下,忽然看到了地上一个人形地压痕,顿时一惊,顺着那压痕一看,李鱼一来一回,将那长长一溜压得平平实实。
 
    那士兵也忘了小解,登时大呼起来:“将军,将军,不好啦,你快来看!”
 
 第351章 草堆
 
    第五凌若趴在草堆上,屏气凝息,安静地躺藏着。
 
    “应该能瞒过他的吧?我在河边丢了只鞋子,还趟到对岸,往岸上撩了些水。他见了第一反应,就是我趟水过河了,要追也会往对岸追的。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小小得意着,对自己的手段甚是满意。
 
    她有资格得意,一个年方十五岁的小姑娘,眼睛又不能视物,在这种情况下,居然靠摸索的周围环境,迅速设下这么一个局。而且在一片黑暗中,她还要准确地记住自己走过的方位,然后退回的时候向上游走出一段距离,再登岸返回,避免在原地留下回来的痕迹。
 
    如此种种,心思可谓缜密之极了。
 
    但是,她刚刚想到这儿,就听悉索一阵响,稻草被搬开了,然后翘起的娇臀上就被狠狠地抽了一巴掌,打得她屁股一下子都麻了。
 
    李鱼刚刚多重,李鱼气怒之下用力又大,提着腰带,把个哈腰翘臀的第五凌若生生从草堆中提了出来,往地上一丢,瞧那掏出的草洞倒真是不小,想是她为了在里边呼吸方便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趴在草堆上,被他这一摔摔了个七昏八素,眼冒金星,静了片刻,才稍稍喘匀了气息,只觉臀.尖上酸麻难禁,忍不住怒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 
    李鱼怒道:“我好心救你,你说我要干什么?居然把我当坏人防范!若不是为了救你,我怎么会丢了宙……丢了我的家传宝物!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暗暗松了口气:“看来那腕饰对他真的很重要,如果他意图对我不轨,我就可以凭此物要挟他了。”
 
    这样一想,第五凌若宽心起来,气壮地问道:“你真不是歹人?你真的是好心救我?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当然!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对你起了歹意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