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别别别,我还你,我还你。”
 
    那混混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失魂落魄的富家子反应如此敏捷,力气也比他大得多,马上举起玉佩,向他讨饶。
 
    李鱼一把夺住玉佩,举刀欲刺,吓得那泼皮一闭眼,李鱼忽又顿住,瞪眼道:“今年,是哪一年?”
 
    那泼皮战战兢兢地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
 
    李鱼挥了挥拳头:“今年,是哪一年?”
 
    那泼皮有些惊讶地看着李鱼:“武……武德七年啊!”
 
    武德七年?
 
    李鱼迅速回想了一下,武德七年,李渊仍在位,太子李建成,秦王李世民……
 
    十年前?!
 
    那泼皮看他发愣,趁机一个鲤鱼打挺,将李鱼弹开,撒开双腿,一溜烟儿地逃开了。
 
    这个富家子显然是有点精神不正常的,之前兵慌马乱的,他站在大路上不动,也不怕被过路的兵卒看不顺眼,一矛挑了他。此刻又问今年是哪一年,正常人谁会与疯子争斗,还是逃之大吉吧。
 
    “武德七年?十年前?”
 
    李鱼站在高梁地里,茫茫然地思索:“怎么是十年前?难道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心中灵光一闪,突然明白了什么。他一直摸索不清楚这宙轮究竟有多少功能,如今看来,用血液,是能让时光倒退24小时的,但是用泪水……那基因锁似乎有着不同的辨识功能,因此让他倒退了十年时光。
 
    不!不对!
 
    不是时光倒流!
 
    这是穿越时空!
 
    真正的穿越时空!
 
    他身上的淤痕,是“倒档”前留下的,如果是时光倒流,他就不应该出现在十年前,因为这时大唐的世界还没有他的存在,身上也不应该还有十年后的伤痕。
 
    血液,
 
    时光倒流!
 
    泪水,
 
    时空穿梭!
 
    尼玛,我该怎么回去?就剩下唾液和那啥啥没试了,人身上也就这几种体液了吧……
 
    李鱼正胡思乱想着,要不要在这高梁地里激情澎湃地撸一发,忽然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起,然后是一个女人“哎哟”一声。
 
    李鱼心中一动,慢慢向前移动着,小心地拨开高梁叶子,避免发出沙沙声。
 
    看到了,庄稼中间,是一条小道,此刻正有一双男女奔跑至此,想是躲避兵慌马乱。
 
    那女人看身材,风姿绰约,纤腰欲折,极是动人,但脸上却缠着白布,蒙住了眼睛,只露出翘挺可爱的鼻子,和一张嫣红可人的小嘴儿。
 
    她刚刚摔倒在地,被那男人扶起来。
看,松了口气:“我们避开大道了,乱兵顺官道下去了,我们安全了。”
 
    那蒙着眼的女子听了也松了口气,惊喜道:“真的?太好了。哎,今天真的晦气,本想到长安城里寻郎中治眼睛,谁晓得会撞上这样的事。”
 
    那年轻人握住姑娘的手,深情款款地道:“你别怕,有我在呢。不管天塌地陷,不管洪水滔天,只要我一息尚存,就绝不会让你受到伤害!我会一生一世保护你,用我的生命守护你!”
 
    少女有些动情,反手也握住了他的手:“张威哥哥……”
 
    那年轻人见少女被他感动,脸上露出暗喜的神色,微微撅起了嘴,便向少女唇上偷吻过去。少女芳唇润泽,微微翕张,显得极是诱人。偏又双眼被蒙,根本不知道他的嘴唇正向自己凑过来。
 
    这时一阵沙沙声响从庄稼地里传来,那不是风吹庄稼发出的舒缓沙沙声,而是什么东西在急速靠近,李鱼身在庄稼地里,又看不见是什么东西,心中尤为戒惧,立即从庄稼地里跳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啊!”
 
    那年轻人发出一声比女人还女人的尖叫声,纵身向后一跳。
 
    李鱼这时右手持刀,刀头有血,他胸前也有染自第五凌若的殷红血迹,看来极是骇人。
 
    其实李鱼却是被那年轻人的尖叫声吓了一跳,他匆匆回首看了一眼庄稼地,赶紧挥舞着手匕首厉声恐吓道:“闭嘴!老子乃江洋大盗人屠郭怒,杀人越货,无恶不作,你不想死的话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“就赶紧闭嘴”这几个字还没出口,那“张威哥哥”就把姑娘往李鱼怀里狠狠一推,借这一挡,撒腿就跑,李鱼下意识地失住那位目盲的姑娘,还未及说话,那“张威哥哥”已经兔子似的逃之夭夭了。
 
    “张威哥哥,你……你……”
 
    那少女极是慧黠,一开始还叫了一声,但马上就明白,是大盗当前,她所钟情的那个男子为了逃命,把她做了救死的盾牌。刚刚他还信誓旦旦,顷刻间就弃之如蔽履,这叫人情何以堪啊?
 
    少女又气又急,酥胸起伏,脸庞胀.红,片刻功夫,蒙眼巾下沿就润湿了,显然那年轻人的临阵脱逃,真的伤了她的心。她虽个性坚强,没有崩溃号啕,可伤心却是难免的。
 
    李鱼一手扶着那少女,另一只手却持着刀,谨慎回顾。就见黑影一闪,沙地一声,从庄稼地里窜出一头黑猪,撒开四蹄,向前狂奔而过,李鱼呆了一呆,这才明白不知道是哪个逃命的人赶了猪出城,结果不知因何故,那猪受惊,窜进了庄稼地。
 
    李鱼刚刚松了口气,马上手上一疼,痛得他大叫起来:“啊~~~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