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鱼本想找个山神庙或者土地庙来着,以前看电视、看小说,都有这样的所在,而且一般都破败的没了香火,可以存身,还不用跟寺主打交道。可惜这一道儿跑下来,他还真见到了一处土地庙,只是小得他连屁股都塞不进去。
 
    “呼哧!呼哧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喘了半天,这才稍稍匀了呼吸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感觉自己摔在稻草堆上,登时暗自警觉。趁李鱼不备,悄悄藏好了宙轮,又拔下发髻上的钗子,藏在了袖中。
 
    “郎……郎君,这是哪儿,你带我来这儿做什么?”
 
    “这是……我也不知道,是一片稻田边,也不知农家远近,应该附近有村庄吧。”
 
    李鱼瘫在稻草堆上,仰望着湛蓝的天空,天空中白云朵朵,他的心比天上的白云还要悠悠无着:“你别担心,我真的不是坏人,你的家虽远,好歹还知道归去的路,我现在,都不知道该去哪儿了。你眼睛不好,可至少问着路可以回家,我就算问路,也没人知道怎么走啊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此时真的是悲从中来。
 
    一眨眼就回了十年前,问题是,他不知道怎么回去啊!
 
    现在利州该有另一个李鱼在的吧?吉祥也不知道随家人搬去利州了没有,他这十年该怎么过?无论怎么过,未来曾经经历过的一切,他都不可能再如之前一般重新演绎一遍了。
 
    他并不在意那样的人生,也不介意开始一段新的人生,可是,曾经经历过的人和感情,才是他无法割舍的。
 
    直到此刻,李鱼才忽然意识到,他的怀念,他的故乡,不是因为一个地方,而是因为那个地方,曾经与他留下一段感情的那些人。
 
    吾心安处是故乡,
 
    这里,绝不是他可以安心的所在,
 
    他能安心地重活十年,与十年后那些曾经荣辱与共、曾经情深意重的人形同陌路么?
 
    他做不到,可他,该如何回去?
 
    天目神女啊,你好歹把它的功用说给我听,然后再逃命去啊,现在这样靠我自己摸索着,我几时才搞得清它究竟怎么用?你还活着吧?没有被大反派抓到吧?你要是能此刻回来……
 
    李鱼沮丧地想:“哎,怎么可能,指望三目天女此时回来的机会,渺茫的还不如我自己摸索呢。”
 
    李鱼想着,下意识地向手腕上摸去,这一摸,李鱼登时一惊,原本就跑得毛窍张开,浑身燥热,这一下子,真的是冷汗涔涔,顷刻间汗透重衣:“宙轮!宙轮不见了!”
 
 第350章 要命的八卦
 
    “我的宙~~~腕饰!”
 
    李鱼把大袖翻开,仔仔细细找了一遍,又浑身上下拍打,怕是绳子断了顺着袖筒滑到了身上,当最终一无所获的时候,又赶紧趴在地上搜起了稻草堆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听着悉悉索索的声音,明知故问道:“郎君,你在找什么?”
 
    李鱼一边翻着地上稻草,一边急急答道:“腕饰,一个球状腕饰,本来系在我腕上的,不见了。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道:“那东西……很珍贵么?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当然,那东西……那是……家母传给我的,是我李家的传家之物,虽不值几个钱,但祖先所传之物,岂容遗失?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听了心中一宽,这东西对他既有大用,那就好办了,有此物在身,他若对自己心怀歹意,危急时刻,还可以用来威胁他。
 
    李鱼翻找一阵,全无那宙轮踪影,额头都急出汗来。
 
    平时那宙轮就系在腕上,因为体温传导过去,浑然一体,久而久之,常常都忘了它的存在。但这时真的失去,才意识到它对自己是多么的重要。
 
    如果此时是在十年后还罢了,老娘、吉祥、作作,所有的朋友都在身边,大不了失去一个关键时刻可以保命的宝物,可此刻失去了它,那就意味着,他必须要从这时开始在大唐世界的旅程。
 
    他和老娘潘氏、和吉祥、和作作,和铁无环,和所有亲近的人,都不可能再重复曾经的一切,他将展开一段全新的人生,而他将要付出的代价,就是他之前的一切。
 
    “掉在路上了,一定是掉在路上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喃喃地说着,幸好他逃开的路并不复杂,赶紧回去,应该找得到。
 
    李鱼立即拔腿就跑,临走之前还不忘好心地叮嘱:“我回去找,你别乱跳,我一会就回来。”
 
    “嗳!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唤了一声,侧耳倾听着李鱼跑开的脚步声,唇边渐渐逸出一丝得意的笑意。
 
    看来那东西对他真的很重要呢,他竟然因此寻了回去,那自己就可以逃走了。
 
    李鱼沿着来时的路,一路低头寻找着,向前奔去。
 
    渐渐的,远方已经可以看到那交战的双方,居然还在厮杀,不但在路上厮杀,交手过程中辗转腾挪的,还有人杀到了豆田中。
 
    李鱼暗急,这种情形,如何靠近,一旦被人发现,死在乱军之中,岂不冤枉?
 
    如果说,原来他还有宙轮傍身,可以“重活一回”,现在宙轮已失,那可真是危险至极。
 
    可是,宙轮是他回到未来,重见亲人的唯一机会,他又不可能放弃。
声停住了,隔得并不远,他都能听清对方的声音,但是只要对方不是刻意望来,这豆田还能掩饰他的身形。
 
    只听一个声音道:“上将军,敌人全被歼灭了。”
 
    旋即又听一个清朗的声音道:“好!若非其中有人认得我,原也不必尽歼之。看来,我还是尽快离开为宜。叔宝,你逐一检视,莫留一个活口,随后依旧游戈于周围,咱们的目的,是让父皇废了他的太子之位,一旦真让他控制了长安周边府县,原本没有野心,也难免会滋生野心,那就弄巧成拙了。”
 
    上将军?大唐开国,有几个上将军?
 
    天策上将位列亲王、三公之上,仅次于名义上的文官之首三师(即太师、太傅、太保),乃武官之首,可自行招募人才,委任官员,终大唐一朝,仅有在虎牢之战中连破夏王窦建德、郑王王世充两大割据势力,并俘获二人至长安的李世民。
 
    当时,李世民已经位列秦王、太尉(三公之首,主管全国军事)兼尚书令(尚书省长官,宰相之首),封无可封,故特设此职位,并加领司徒(三公的第二位,主管全国教化,此时三师和太尉之职空缺,司徒实为百官之首),同时仍兼尚书令。
 
    因为当时百官之首的三师空缺,所以天策上将李世民已是事实上的仅次于皇帝李渊和皇太子李建成(皇帝为君,皇太子是储君,对臣下而言都是君主)的第三人。
 
    况且他称另一人为叔宝,哪个叔宝?秦琼么?